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我在茶馆射进了她体内

时间:2017-11-15
她是个很有味道的女人,第一眼你或许并不觉得她美丽,但是多看几眼,你会被她举手投足间的优雅所吸引,是那种高贵的优雅,阳春白雪的气质似乎能蕩涤你的心灵,和她在一起,只是感受到舒服,感受到美好,再无其他。
这天下午,照例从我们熟悉的话题开始,天南海北地聊着,一会儿会因为张爱玲文集里的一个短篇发生些许争执,一会儿会因为冯小刚电影的一个情节而开怀大笑,一会儿也会因为生活的烦恼而歎息连连……
不知不觉间就到了夜晚。
于是,我们各点了一份牛排,继续着下午的话题。可能是空调开得太足,也可能是牛排太烫,穿着厚厚的衣服实在是受不了了,我便脱下外套放在一边。抬头却发现她依然穿着厚厚的羽绒服,脸颊通红。
「怎么不脱了再吃,看你热的。」我不经意问道。
「不要紧,不是很热,还好啦。」她随口说道,表情有些不自然。
「还撑着呢,看你额头的汗都渗出来了!」
「哦,是吗?」她拿起餐巾纸开始擦拭。
「……」她朝我微微一笑,没有作声,然后俯下头在我耳畔低语道:「我里面只穿了一件内衣呢!」
「哦……」我嘴里应道,顺便用眼角的余光瞟了一眼她的领口,发现里面好像真的只有一件肉色的内衣,于是轻轻对她说:「不要紧,我来想办法。」
环顾了一下四周,突然发现靠窗的角落里一组座位上没人,而且因为高背沙发的阻挡,形成了一个比较隐秘的小空间,她脱了羽绒服坐在那里应该没什么人能看见了!
我朝服务员喊道:「服务员,请帮我们把位子调换到靠窗的那个座位上!」我用手指了一下那个角落。
很快,我们重新坐下,她还是很不放心地看了一下后面,对我说:「真的不要紧吗?被别人看见就不好了。」
「放心好了,我刚走过来的时候注意看了,看不见你穿什么的。再说了,你婚都结了还怕什么啊,满大街穿着暴露的女人多的是,人家都不怕,你还扭扭捏捏的。」
「那好吧,出了什么事你要负责啊。」
「行,我负责,我负责!你就脱了吧,也让我好好欣赏下眼前的秀色啊。」我故意调侃道。
白色的羽绒服从她身上滑落,里面是一件吊带蕾丝花边背心,浑圆的肩膀和突出的锁骨映入我的眼帘,更要命的是那一对饱满的乳房,像是两只从雪地里蹦出的小白兔一样,撞到了我的敏感情色神经,胯下之物开始蠢蠢欲动了。(我开始疑惑,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她这样勾人?)
要说男人是用下半身思考问题,真是一点都不假。在她脱了衣服之后,我的话题便始终围绕着「性」字展开了。
当然,不是那么赤裸裸的,是慢慢酝酿,逐步深入的。从几个荤笑话开始,慢慢谈到夫妻性生活,还研究到各种体位跟技巧。
「你不会是起什么歪心思了吧?怎么现在尽和我说这些,被你到邪道上了都,真是的!」她好像突然意识到什么,带着娇嗔注视着我。
「谁让你是天生尤物啊,难免我想入非非嘛,情不自禁地就说出来了,这可不能怪我啊!」
「这么说还是我的错咯?你还真会强词夺理呢!」说着就要作势打我。
我知道她那是假打,即便是落在身上也不会感到疼,但还是条件反射地抓住了她的手,空气似乎从这一瞬间开始就凝固了。
她可能是没料到我会这么做,一时还没反应过来,手被我抓住,一点抽动的意思都没有。
我也懵了,抓着她的手不知该怎么办,就怔怔地停在半空中。几秒钟就这样过去了……
还是她先反应过来,低头嘟囔了一句:「你干嘛老抓着我不放啊?」
「哦,对不起!」我赶忙鬆手,拿起刀叉胡乱地切着铁板上的牛肉。
「怎么了,干嘛这么紧张,像是做了坏事一样?」她不怀好意地问我。
「没,没有……」我的心绪一直还没有平复,脑海里还在回忆刚才的动作,手心能似乎还残留着她的温度。
半晌无语。
「你喜欢我!」她突然凑到我耳边吹气如兰。「我早就感觉到了!」
一听这话,我浑身一震!我对天发誓,在她面前我从来没有产生过非分之想,这么多次在一起喝茶都只是想找个异性朋友谈谈天,最多也只是精神生活的调剂,哪怕是刚才看到她曼妙的体态,我也没有产生任何龌龊的想法,只不过生理上起了一些变化,仅此而已,这就是全部了。
但她的话让我隐隐觉得,自己内心深处似乎有一种深埋的渴望,得到和佔有她的渴望,这渴望被她的耳畔低语激活了,正在肆意佔据我的大脑,控制我的行为!
残存的理智促使我挣扎着去辩解,于是猛地转过头来,想张嘴说些什么。
谁知道,等着我的是她炙热的双唇,一下子撞在我唇上,让我根本张不开嘴。
四目相对,我仅有的理智已经蕩然无存!
闭眼,吮吸,轻咬。
此时此刻的大脑一片空白,她的欲拒还迎让我好胜心起,用舌头不断地攻击牙齿构筑的防线,寻觅最薄弱的部位,一次次的使劲撬动,一次次的用力叩打,终于触到她的舌尖,于是开始搅动那条并不活跃的香舌,撩拨起她体内浓浓的情慾。
果然,她的两手开始紧紧地抱住我,顺着后背往下,直至臀部,然后猛地往上,捧住我的脸颊,温柔地摩挲。
我也不甘示弱,两手直接深入她的内衣里,从后面解开文胸的暗扣,顺势将其撸下,接着直攻双乳,用拇指和食指挑逗着渐渐变硬的乳头。
再没有丝毫的拒绝,她的身体已经很烫,顺从着我的挑逗开始扭动蛮腰,鼻息渐渐浓重。我试探性地将一只手伸到她厚厚的羊毛裙下,去感知那片神秘地带的气息。
谁知,那里早已是一片汪洋,薄薄的底裤已经润湿,不算茂密的丛林地氾滥成灾。
很容易地,我找到凸起的阴蒂,用食指轻轻来回摩擦,她的身体随着摩擦一颤一颤,双手也迅速转移到我的胯下,伸进去挑逗我那亢奋的阳具和睪丸。
「我想要你进来!」她喘息着说。
「不好吧,别人会看见的,不方便。」
「不要紧,我到桌子底下去,你从后面来,没人会看见的。」
我几乎不敢相信说出这话的会是她,迟疑地看着,忘记了回答。
「别发呆啊,快点!」说着,她居然真的俯下身去,褪掉绒裤和底裤,用淫水汩汩的洞口引诱我。
我警惕地看了下四周,人已经很少了,在座的应该都是情侣,的确没人注意到我们这边。
于是,放下心,扶住阳具,对準洞口,直插进去。
只听到一声低低的娇呼,估计是压抑不住而用手遮着嘴巴吧。我被这声音所鼓舞,抓着她嫩嫩的屁股使劲往我怀里撞击,爽滑的阴道包裹着我的阳具,每撞击一下,龟头就传来一阵快感,我飘飘欲仙!
不知道抽插了多少次,我感到高潮即将来临,忙低下身说道:「我要射了。」準备着拔出阳具。
谁知她死死抓住我的小腿,拉着我向她靠紧,不让我抽出来。「今天是安全期,就射里面!」她轻轻地说。
听到这句话,彷彿受到莫大的鼓舞,我加快了频率和力度,低吼一声,把浓稠滚烫的精液尽数射在阴道里。
高潮后的阳具在阴道里一跳一跳,她的阴道也在有节律地一收一缩,我们双双到达性福的巅峰!
稍作收拾,我们先后去洗手间做了简单的清理,然后埋单走人,生怕被别人发现。
夜色笼罩下的城市静谧宜人,她第一次挽起我的胳膊,用手狠狠地扭了一下我的屁股,忿忿说道:「你刚才干嘛那么用力,都被你弄疼了!」
「好啦,我知道了,下次我会轻点的。」
「还下次呢,再没有下次了!」说着她挣脱我,笑着往前跑去。
我赶紧追上去,紧紧把她搂在怀里,疯狂地亲吻她的红唇、脸颊、耳垂和脖颈,在深夜的寒风中激情放肆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