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我最爱干婶婶

时间:2017-11-15
我的婶婶34岁,正是狼虎之年,长得丰胸翘臀、杏眼桃腮,她已经生了两个女儿,一个18岁、一个19岁。
我21岁,刚刚退伍,找不到工作晃了好一阵子,今天没事做,就跑到叔叔家看我的美丽婶婶。婶婶看到我进来她家里,马上抱住我,亲吻我的额头,我双手抚摸着婶婶的屁股,婶婶的大乳房贴上我的胸部,我的懒叫贴住婶婶的鸡掰。
我说:「婶婶,只给我抱抱跟亲吻而已吗?我想要和婶婶做爱!」
婶婶笑笑说:「好,婶婶等一下给玉儿干个爽快为止!反正你的叔叔嫌我鸡掰鬆弛,说干我时根本没有感觉,还不是你叔叔懒叫小小只!干我的时候,我的鸡掰里面根本稍微有感觉到懒叫在抽动而已。自己的懒叫小只不到10公分,还嫌我鸡掰鬆弛,做爱时间却只有一分钟!玉儿,你说是婶婶的错吗?」
我说:「婶婶,是叔叔的懒叫小只!如果是玉儿的懒叫,玉儿保证一定干得婶婶鸡掰爽死!」
婶婶说:「玉儿你敢保证?」
我说:「玉儿的懒叫25公分长,婶婶的鸡掰只要尝试过后,一定会爱上玉儿的懒叫。」
婶婶说:「玉儿,我和你每次拥抱在一起,就感到你下面隆起一大包,所以婶婶也能想像得到。反正你叔叔己经四年多没有干我了,玉儿你来代替叔叔的位置,好好地用懒叫干婶婶的鸡掰,反正你和你叔叔是直系亲属,而且血型一样,婶婶要是怀孕了,家族里的所有人员也不会怀疑我讨客兄。」我听到婶婶的话,高兴得不得了!
婶婶说:「玉儿,婶婶先去洗澡,等一下再和你做爱。」
婶婶到了浴室脱光衣服,开始洗净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我看到婶婶的裸体,便脱光衣服翘起懒叫走到婶婶的后面,用懒叫插入婶婶的大腿。懒叫跑出婶婶的大腿,婶婶说:「玉儿,你的懒叫好长喔!」
婶婶说着双手握住我的懒叫搓揉,我两手则抚摸着婶婶E罩杯的乳房搓揉,婶婶爽快地娇哼起来。我把婶婶转过来面对面,亲吻着她的小嘴巴、双手搓揉抚摸着乳房,婶婶说:「玉儿,我好爽快喔!你叔叔每次做爱,从来没有亲吻我和抚摸乳房,每次做爱只有懒叫干一干我的鸡掰,一下子就射精了,我连爽都没有爽到!」
我叫婶婶在面前蹲下来,让她帮我吹懒叫,婶婶说:「玉儿,婶婶我从来没有做过。」我说:「婶婶,你就像是含棒棒糖一样即可。」婶婶听完我的话就开始吸起懒叫,我双手抓住婶婶的头懒叫前后抽动,婶婶被我干到口水直流出。
就这么个样子干了一小时左右才射精,婶婶吞下我的精液说:「玉儿你是我的剋星,婶婶没有玉儿一定不行了!婶婶我是玉儿的老婆、玉儿是婶婶的老公,老公干老婆天经地义。」
我说:「婶婶,我要叫你的小名才高兴。」婶婶说:「玉儿老公,我的小名叫做阿梅。」我说:「阿梅老婆,刚刚干得妳爽不爽快?」婶婶说:「玉儿老公干得阿梅老婆爽得死去活来!」
我又说:「阿梅老婆,只要有人在场我仍叫你婶婶,你叫我玉儿;没有人的时候我们老公、老婆相称呼。」婶婶说:「玉儿老公说什么就是什么。」
我和婶婶洗澡完毕,彼此都没有穿衣服,我直接抱起婶婶就走到房间里面去了。我和婶婶互相抚摸着对方身体的每一个部位,婶婶躺下床上,我马上扑上婶婶的丰满身体,亲吻着她全身部位。我看到婶婶的鸡掰毛长得像似一个4公分的小爱心形状,婶婶的鸡掰皮鼓鼓的,我拨开鸡掰皮舔着鸡掰洞穴、轻轻咬住鸡掰核,婶婶爽快到淫水流出一大堆。
然后我和婶婶在一起用69姿势互舔对方,我用食指、中指合併插入婶婶的鸡掰里面抽插,婶婶的鸡掰真的有够紧密,叔叔确实是好久没有干婶婶了。
婶婶说:「老公,你不用怀疑了,阿梅我是剖腹生产的,所以鸡掰没有第二个人干过。」我翻起阿梅身体,扛起她双脚于肩膀上面,懒叫对準鸡掰,阿梅拨开鸡掰皮让懒叫插入,我一手扶着阴茎、一手扶着她的臀部,「滋」的一声将龟头插进阴道中。
「啊呀~~痛~~痛啊~~啊~~」婶婶忽然左右大力摇动头部,身体急速地扭动着。我的龟头前端才进入一半而已,婶婶便如此喊叫,不禁大力地一插、一抽,接着又用力往里一插,整根懒叫完全没入阴道中,被肉壁紧紧地吸住了。
婶婶用比刚刚还大的声音呻吟着:「啊啊~~痛~~啊~~啊~~终~~终于~~啊~~痛~~痛~~啊~~啊~~」没想到婶婶已生了两个女儿,鸡掰淫穴还有处女般的紧缩。
「唔~~唔~~阿梅~~阿梅~~妳的~~妳的阴道~~好紧喔~~夹得我好爽~~呼呼~~我要干死妳~~爽死妳~~爱死妳~~呼呼~~阿梅~~妳的淫水好~~好多哟~~呜呼呼~~好~~好爽~~真的~~很爽~~」我边插着婶婶的鸡掰穴边爽道。
「哟~~哟~~啊啊~~啊喔~~喔喔~~好老公~~好老公~~哟~~佔有我~~快~~佔有~~我~~呜~~哟~~我~~我快被你干~~干死了~~哦哦~~喔~~抱紧我~~喔~~喔喔~~快~~抱紧我~~用力~~用力地干我~~啊~~啊啊~~」
婶婶边说着,边要我抱着她、干着她,于是我将她的两脚放下,再整个人抱起,然后坐到床边,让婶婶跨坐在我的大腿上。
婶婶扶正我的懒叫对準鸡掰后坐了下去,双手缠绕在我的后脑勺,并让两个大奶紧夹着我的脸部摩擦着;我双手也紧紧抓住她的细腰,将婶婶的身体直上直下地抬起,让阴道能垂直抽插着我的懒叫。
「啊啊~~哟~~爽爽~~爽死我了~~哟~~哟~~这样~~好~~好爽哟~~啊~~啊啊~~啊~~喔喔~~玉儿老公~~我爱死你了~~你~~你真强壮~~啊~~啊~~这~~这样好~~很好~~啊啊~~啊~~」婶婶急剧扭动全身,享受着肏干的乐趣,不时地发出淫叫声,声声悦耳。
婶婶双手紧抱着我的头压在她的胸前,两颗奶子正左右、左右地拍打着我的脸颊,发出「啪!啪!啪!」的声音,阴道正持续「噗滋、噗滋」地吸入、吐出我的懒叫。
我的头则左右、左右地摇动,用舌头舔着婶婶胸前那两颗一直摇晃的大乳房,嘴中也不时发出「呜~~呜~~呜~~」的声音,让整个房间充满了淫濊的气息,更充满了有如交响乐般妳一声、我一声的爱的呼唤,让我们两人互相干得浑然忘我。
手有点痠了,于是我抱着婶婶的腰站了起来,而婶婶的双手及双腿也随着我站起,分别抱紧了我的脖子及夹紧我的腰部,身体向后荡着,让她的阴道以45度角插入,这也让我比较好抽插。
我们将姿势摆好后,我臀部一挺、一缩间,又将婶婶送到了另一波高潮。婶婶一头乌黑的秀髮正随着我下身的突击、上身受到撼动而乱摆着,我紧咬着牙,努力地干着她,让她欲仙欲死、好不快活。
只见她的嘴角已不自主地流着口水,两眼翻白起来,嘴里还持续地发出高潮的淫叫声:「啊~~啊~~啊啊~~啊~~好老公~~啊~~好~~好强~~好厉害~~哟~~哟~~喔喔~~喔~~我不行~~不行了~~快了~~快洩~~高~~高潮了~~哦哦喔喔~~」
婶婶的淫叫声也撼动着我,也不禁说着:「哦~~哦~~阿梅~~阿梅~~我~~我~~干~~干~~爱妳~~哦~~老婆~~好~~好老婆~~哦~~哦哦~~呼呼~~我~~我也要~~要洩了~~啊~~哦~~呼~~呼~~呼~~喔喔~~喔~~」
这时,我们两人同时洩了,一股灼热的精液直冲向婶婶的子宫中,而淫水则顺着我的懒叫流出。我抱着婶婶「砰」的一声一起倒在床上,我的懒叫还插在她的鸡掰里没有拔出来,而婶婶仍紧紧抱着及夹着我的身体,整个人缩在我的怀里一动不动的,我们正静静享受着彼此高潮后的快感、刺激感。
良久,我们两人对视了一眼,才分开彼此的身体,我看着婶婶那美丽动人的肉体,心中不由升起一股既后悔又兴奋的情绪,抬起头向婶婶说道:「婶婶~~阿梅~~妳~~妳还好吧?鸡掰会~~不会很痛呢?」
我的手轻拂着婶婶的秀髮,另一手则抚摸着婶婶的鸡掰,现在的婶婶已经确定是我的老婆了,于是我说:「阿梅,以后不管任何时间,只要没有人在家,我要干你的时候,你便要任我干到爽为止!」婶婶说:「玉儿老公,你说的话老婆敢不听从吗?」
我看到婶婶的鸡掰被肏到稍微红肿,婶婶看到我的表情说:「老公,没有关係的,是阿梅太久没有做爱的原因而已。」看我的懒叫又开始蠢蠢欲动,便说:「老公,我们再来做爱吧?」
我和婶婶用「老汉推车」的姿势继续做爱,由于刚刚才射过精,这次比较持久,一下子我就干了三百多下,阿梅的屁股跟我小腹相撞不断发出拍击的声音,她的大屁股都被我干到红红的了。
我对婶婶说:「阿梅,我在叔叔的床上干他老婆,心里真的好爽快!」婶婶红着脸说:「玉儿,你才是我的老公,老公在床上干老婆天经地义!」
我说:「不一定,因为在不同地方用不同姿势做爱,感觉也不一样。阿梅,现在你我之间的夫妻关係更进一步了!」我再继续抓住阿梅的肥屁股猛烈地干起来,不停发出「啪!啪!啪!啪!啪~~」、「噗滋、噗滋!噗滋!噗滋~~」的声音,以及阿梅叫爽的喊声。
干了有一个小时左右,阿梅己经快要高潮第二次了,这时我见到两位表妹站在门口看着,就对婶婶说:「我叫两位表妹进来看我干他们的妈咪。」阿梅扭头一望,不好意思地说:「妹妹妳们起床了啊?」
小妹问:「妈咪,你和表哥脱光衣服在做什么事?」婶婶说:「小孩子不懂事,赶快出去!」
我说:「大妹、小妹,表哥干妳们妈咪的动作好不好看?」大妹却说:「表哥,你只有前后动着干妈咪的屁股而已!」我说:「妳妈咪的鸡掰无法尿尿,所以表哥用懒叫帮她的鸡掰通一通。表妹,鸡掰不能尿尿很可怜,来看我的懒叫干到妳妈咪的鸡掰通畅为止!」
大妹、小妹一起来到她们妈妈的屁股左右看着,我开始猛烈地抽插着阿梅的鸡掰,她的淫水都溅到大妹和小妹的脸庞上了,阿梅爽得大喊着说:「老公,老婆要死了~~」我说:「阿梅,看我怎么干死你的臭鸡掰、烂鸡掰,没有人干的鸡掰!」
猛烈的撞击声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」、「噗滋、噗滋、噗滋、噗滋」、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」、「噗滋、噗滋、噗滋、噗滋」、「啪!啪!啪!啪!啪!」、「噗滋、噗滋、噗滋、噗滋」~~不停在房间里迴响,阿梅被我干到高潮迭起。
我又干了一百多下才射出精液到阿梅的子宫里,这时阿梅已经被我干到晕头转向,浑身瘫痪软的趴在床上了。
我抽出懒叫坐下来,阿梅的鸡掰随即流出我的精液,大妹、小妹一起问:「妈咪的鸡掰怎么会流出白白的东西?」我说:「那是表哥射给妳们妈咪的特效药,这种特效药对于治疗她的鸡掰是最好的。」
小妹又问:「表哥,那你有没有多射一些到妈咪的鸡掰里面?」我说:「大妹、小妹,表哥以后要每天都要帮妳们妈咪治病,表哥会在每天干她的时候多射一些特效药在鸡掰里面就是了。」
大妹、小妹高兴地说:「表哥,你最好了!」
我说:「大妹、小妹,妳们两个不可以向别人说出表哥和妈咪脱光衣服治病的事情喔!」大妹和小妹齐声回答:「我们两人不会说出去的!表哥,我们打勾勾,说的人是小狗。」这样一来,我就算经常干婶婶也没有人知道了,真是爽快到极点!
我摇醒了阿梅去洗澡,两位表妹也要跟我们一起洗,洗澡时候两位表妹问:「表哥,你的懒叫怎么又长又粗壮,比起爸爸的大很多呢?」我说:「就是有这么个大只懒叫,表哥才能治疗好妳们妈咪的鸡掰。
两位表妹,看表哥再干一次妈咪的臭鸡掰、烂鸡掰好吗?」两位表妹高兴地说:「好极了!」
我就这样在浴室里当着两位小表妹的面再干了婶婶一炮,这天一共干了婶婶三次,三次都把精液射入婶婶子宫里面。
洗澡完毕后,我们四人便到客厅看电视了。婶婶穿着短衣短裙,没有穿胸罩和内裤,我坐下沙发抱住婶婶坐到我的大腿上,把婶婶的短裙翻起来,然后露出懒叫叫婶婶自己拨开鸡掰肉坐下来。
婶婶用鸡掰对準我的懒叫套入,直到全根吞掉后便坐在我腿上开始套弄起来。
我和婶婶一边干着一边看电视,婶婶在自己两个女儿面前不敢放声浪叫,我说:「阿梅,爽的话要叫出来。」
婶婶说:「在女儿面前不好意思哎!」我说:「刚才妳在房间、浴室里被我干得爽翻了天,不是舒服得哎哎叫么?又不是第一次,不必假惺惺了吧?」说完,我用力干着婶婶的鸡掰。
「啊~~啊~~我~~嗯~~我下面好痒~~嗯~~玉儿~~老公~~我的鸡掰好痒~~嗯~~嗯~~你快一点~~老公~~快一点~~嗯~~鸡掰穴痒死了~~嗯~~求求你~~老公~~大力地插鸡掰~~嗯~~好老公~~鸡掰不会痛了~~你儘量用劲干鸡掰吧~~老公~~」
「好老婆,妳开始舒服了是不是?」看着阿梅的淫浪的表情,把我那原先怜香惜玉之心又给淹没了,现在不管她是真痛假痛,我也要开始卖弄了。
于是抱着她一个翻身压在沙发上,开始用力抽插起来,懒叫每一次插到底,屁股就旋转一下;每一次抽出来,都是整根拔出,让阿梅的鸡掰有着虚虚实实的感觉,让她的美感持续不断。
我这样肏干鸡掰,更让阿梅舒服不已、淫叫连连:「嗯~~嗯~~嗯~~好舒服~~嗯~~好爽喔~~嗯~~嗯~~嗯~~嗯~~鸡掰爽死了~~鸡掰爽死了~~嗯~~啊~~鸡掰洞好爽~~嗯~~我好爽~~嗯~~」
「阿梅~~哦~~妳的鸡掰爽死我了~~哦~~哦~~嗯~~」我也忍不住跟她一起呻吟着。
「阿梅好爽~~嗯~~鸡掰洞好爽~~嗯~~嗯~~我痛快死了~~嗯~~嗯~~哦~~我好爽~~哦~~我好爽好爽~~哦~~老公~~懒叫干得~~鸡掰好舒服~~嗯~~嗯~~好个~~大懒叫~~嗯~~好玉儿~~你太好了~~嗯~~」
「滋~~滋~~滋~~滋~~啪滋~~啪滋~~啪滋~~」懒叫、鸡掰穴口的肉撞肉声,再加上阿梅的淫叫,让两人的春情不断升温,「嗯~~嗯~~你太会干了~~嗯~~好爽~~嗯~~」阿梅的淫叫声连绵不断,叫得好迷人、叫得好淫蕩。
阿梅的两只脚像是踢足球般不停地乱蹬,不停地乱顶,脸上的表情真是美极了,春情洋溢、红晕遍布、美目微合,吐气如丝如兰,这种表情看了更是令我血脉贲张、心跳加速。
「老公~~嗯~~真美~~嗯~~太美了~~哦~~嗯~~懒叫~~爽~~美呀~~嗯~~我会爽死的~~嗯~~啊~~爽~~好爽呀~~哦~~真爽~~嗯~~老公~~嗯~~懒叫~~嗯~~太爽了~~嗯~~太妙了~~嗯~~太好了~~嗯~~懒叫~~你干得我太爽了~~嗯~~」
只见阿梅一面淫叫,一面双手紧紧地抱着我,双腿则高高的翘起,阿梅的屁股更是极力配合迎凑懒叫的抽送。我一见阿梅是如此高张淫浪、柳腰款摆,极尽各种淫蕩之能,懒叫更是疯狂地猛干,如快马加鞭,如烈火加油,狠狠地抽送,干得山崩地裂,山河为之变色。
「啊~~玉儿老公~~快~~用力干鸡掰~~啊~~我要爽死了~~爽~~快呀~~鸡掰要升天了~~啊~~啊~~啊~~玉儿老公~~我乐死了~~我爽死了~~喔~~喔~~」
此时我改变方式,将懒叫整根拔出来,深深的叹了口气,气贯丹田,懒叫在这瞬间比平常胀了许多。「滋」的一声,懒叫要开始狂插了,非插得淫穴爽到天边不可!挺腰、送力,「啪!啪!啪!」好清脆肉声,「滋~~滋~~滋~~」好大的浪水声。
「啊~~啊~~痛呀~~鸡掰涨死了~~啊~~玉儿老公的懒叫怎么突然涨得好大~~鸡掰痛呀~~玉儿~~老公~~你轻一点~~力量小一点~~鸡掰会受不了~~啊~~痛~~老公~~啊~~」
「阿梅~~哦~~阿梅婶婶~~哦~~阿梅~~哦~~好鸡掰~~哦~~阿梅忍耐一下~~哦~~忍耐一会儿~~哦~~哦~~」
「玉儿~~啊~~老公~~你干的力量~~实在是~~太大了~~啊~~太大~~力了~~鸡掰洞痛死了~~啊~~大懒叫变得好大~~啊~~」
我不理会阿梅的哀叫、喊痛,依然是重重的干、狠狠的插,鸡掰洞被懒叫的稜沟一进一出掏出了不少淫水,溅得大腿内侧、阴毛週围都被淫水弄得黏湿湿的好不腻人。阿梅被我这一阵子的狂插猛干法干得有点昏昏沉沉,整个人四仰八叉的不再乱蹬乱顶,只剩下喉咙间的呻吟声。
「老公~~啊~~老公~~鸡掰酥麻了~~啊~~又酥又麻~~啊~~子宫口顶得好舒服啦~~你的力量太大了~~啊~~」
「阿梅~~哦~~老婆~~哦~~过一下妳就会爽~~哦~~」
「嗯~~鸡掰受不了~~嗯~~老公~~轻一点~~老公~~嗯~~」
我就这样干了阿梅大约五百多下,她似乎渐渐地又快到高潮,浪叫声越来越响,肥屁股也扭动得更大、更快:「嗯~~嗯~~哥~~鸡掰被你干得又舒服又痛~~嗯~~嗯~~懒叫~~哦~~撞得花心爽死了~~哦~~嗯~~玉儿~~老公~~懒叫开始舒服了吗~~哦~~嗯~~花心~~好爽~~嗯~~」
我也差不多了,于是把婶婶的腿抬起来放到肩上,加大力度、速度开始作最后冲刺。
「老公~~啊~~啊~~鸡掰开始爽了~~哦~~鸡掰被你干得好爽喔~~嗯~~重重的干~~对~~大力地插~~嗯~~嗯~~鸡掰好痛快~~老公~~嗯~~鸡掰好舒服~~嗯~~我乐死了~~哦~~花心爽死了~~哦~~我爽死了~~哦~~啊~~老公~~再快一点~~再快~~老公~~鸡掰要升天了~~啊~~老公~~快~~我乐死了~~啊~~快~~我快活死了~~啊~~」
「阿梅~~哦~~等等我~~忍耐~~好阿梅~~鸡掰再忍耐一下~~」
「好老公~~啊~~啊~~鸡掰受不了了~~啊~~鸡掰要洩了~~啊~~快~~呀~~老公快~~啊~~鸡掰~~哦~~啊~~升天了~~啊~~我~~好爽~~好~~爽~~哦~~我爽死~~我升天了~~」
「阿梅~~哦~~哦~~啊~~我也要洩了~~啊~~出来了~~啊~~好鸡掰洞~~我爽死了~~舒服死了~~哦~~哦~~」懒叫一阵抽搐,一股浓浓的精液完全射进婶婶的鸡掰洞里,烫得婶婶又是一阵头抖,一阵浪叫。
我猛喘着大气,汗像雨水般滴滴的往下流,我和婶婶同时高潮了。两位表妹看到我和婶婶全身都是汗水,体贴地拿起毛巾帮我们擦拭身体各部位,擦拭到懒叫的时候,小妹用双手握住我的懒叫上下套弄,大妹看到小妹的动作,也过来一起抽动着。
可是两位表妹的四只小手也无法将我的懒叫全部套住,婶婶看到这样的情形就说:「两位女儿,我们母女三人一起舔乾净表哥的懒叫好吗?」婶婶说完率先用嘴含住龟头,大妹舔着我的阴茎,小妹则舔着睾丸,母女三人齐心合力舔得我爽死了!
我叫两姐妹过来和我亲嘴,然后双手脱下大妹、小妹的内裤,双手抠挖她们无毛的小鸡掰,两位表妹叫起痛来,我说:「妳们的鸡掰还嫩,以后表哥每天抠挖一阵子就会习惯了,现在先慢慢的抠,以后再大力地用手指插。」
两位表妹齐声说:「好极了!那以后表哥帮妈咪治疗完毕就来抠挖我们的鸡掰吧!好高兴喔!」
婶婶把我懒叫上的精液和淫水都舔乾净后才爬起身,见两个女儿的小鸡掰也被我挖得淫水直流,就对她们说:「好了好了,表哥今天也很累了,大伙歇一歇吧!」然后又向我说:「玩得舒服吧?改天找个机会让你帮两个小表妹开苞。」我忙点头说:「谢谢阿梅老婆!」
然后我们四人就起来穿回衣服看电视,到傍晚的时候我準备回家了,婶婶母女三人含情脉脉地送我出门口,并说:「老公、表哥,你记住明天还要来我们的家喔!」我说:「放心吧!你们母女三人的鸡掰是我的最爱。拜拜了!」
隔天一大早,待叔叔上班后我又来到他们家门口,拿着婶婶给我的钥匙自己开门进去,看到婶婶正在厨房洗碗,婶婶见我来到,脸上马上显现出高兴的表情来。婶婶继续洗碗,我走到她后面抱住她说:「阿梅老婆,有没想念老公啊?」
婶婶娇嗲的答道:「阿梅当然好想念玉儿老公啦!」
我蹲下来翻开婶婶的短裙,脱下她粉红色的蕾丝内裤,开始在她的屁股上舔起来,我突然想到个鬼点子,于是用力吸吮婶婶的屁股,在所难免地吸吮完一边又去吸另一边,两瓣肥肥白白的屁股都被我吸得到处是一点点红印。
婶婶说:「老公,你要死了喔?怎么能够在我的屁股上做记号?被你叔叔见到可不得了!」
我笑着说:「嘻嘻!阿梅,何止屁股,我还要在你的乳房上做记号。」说着马上掀起婶婶的衣服,脱开她的前扣式胸罩,吸吮着两粒E罩杯的大乳房。
我在两颗乳房上做完记号后,再用嘴巴轻咬婶婶的乳头,逗得婶婶淫水流出来滴到地板上。「喔~~老公~~受不了了~~快来干我~~」婶婶话音未落,我已抱起她放到琉理台上面,扛起她双脚搁于我肩膀上,懒叫一插入便开始猛烈地干着婶婶的鸡掰。
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」
「噗滋!噗滋!噗滋!噗滋!」
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」
「噗滋!噗滋!噗滋!噗滋!」
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」
「噗滋!噗滋!噗滋!噗滋!滋~~滋~~滋~~滋~~啪滋~~啪滋~~啪滋~~滋~~滋~~滋~~滋~~啪滋~~啪滋~~啪滋~~」
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啪!」
「噗滋!噗滋!噗滋!噗滋!」
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」
「噗滋!噗滋!噗滋!噗滋!」
「啪!啪!啪!啪!啪!啪!」
「噗滋!噗滋!噗滋!噗滋!」
此刻整个厨房里就只有这两种插穴发出来的声音。很快地婶婶已经被我干出了一次高潮,可是我没有停下来,依然一直这样狂抽猛插。
干了四十分钟左右,阿梅又淫叫了起来:「老公~~阿梅我要高潮了~~死了~~我要死了~~我死了~~洩死了~~真正的死了~~」看到阿梅爽死的样子,我又加快速度猛烈地干。
阿梅浑身颤抖着高喊:「老公~~我又要高潮了~~被你干死了~~」就这么样洩出了第二次阴精。我又干了几十下,才在阿梅的鸡掰里将精液射到她子宫里面去。
我抱起阿梅的身体,懒叫还是插在鸡掰里面,走去叔叔的房间和阿梅一起躺到床上亲吻,阿梅趴在我的身体上面,由于她狂洩了两次阴精,已经累得昏睡过去了。我把婶婶翻过来躺平,看到她的鸡掰洞正缓缓流出我的精液,便用手接着这些精液涂抹到婶婶的脸蛋跟乳房上。
婶婶这次真正被我干到晕头转向,疲倦得支撑不住睡着了,我坐到她胸部上面,把懒叫放到两颗E罩杯的巨乳中间进行乳交,婶婶的乳房好柔软,夹着懒叫乳交起来真爽快。
这时大妹刚好睡醒,起床来到婶婶房门口,我向她招招手:「大妹过来。」
大妹一来到我旁边,我便脱光她全身衣服,一边亲吻大妹的小乳房、一边左手摸着另一只,右手则伸到下面去抠挖她的嫩鸡掰。
一会后,大妹的无毛鸡掰开始有淫水流出来,我便对她说:「大妹,表哥今天要好好的干你。」
大妹有点害怕的问我:「表哥,会不会痛呀?」
我说:「刚开始会痛,但以后就很舒服,昨天不是见过表哥把妳妈咪干到爽得要命的样子吗?」
大妹点点头同意了,我就把她抱到婶婶身旁躺下来,然后扒开大妹双腿舔舐她的鸡掰,大妹的无毛嫩鸡掰亲吻起来真的有够爽快,加上处女的味道让我更兴奋了。大妹的鸡掰这时已经流出了好多淫水,于是我扛起她的双脚放在肩膀上,懒叫对準鸡掰的处女洞口,再微微一用力,龟头就着淫水的润滑就挺了进去。
「啊!痛死我了!」大妹大叫道。此时我也感到有一块东西挡在龟头前面,我知道那是处女膜,但又见大妹额头冒冷汗、眼睛紧闭,便只好按兵不动。
过了一会,我用右手抓住懒叫,让龟头慢慢的抽动着;而左手就按在她的乳房上,一面轻轻揉捏着,一面轻声问道:「大妹,现在觉得怎样?还痛不痛?」
「表哥,就这样,等一会再插,大妹还有点痛,但里面却痒痒的好难受!」又过了一会,大妹的双腿开始乱动,时而缩起、时而挺直、时而张开,同时也挺起屁股,开始迎合龟头的抽动。我一见时机已经快成熟了,就慢慢地抽出懒叫,用龟头在阴唇和阴核上撚动。
只一下子,便撩得大妹淫心狂动,屁股连连挺迎,娇喘着说道:「表哥,大妹现在不痛了,里面很难受,痒痒的,你只管用力插进去吧!」
我看準时机,就当她咬紧牙关、屁股往上挺的时候,我猛地吸一口气,懒叫怒胀,屁股一沉,顺着湿润的阴道猛然插入!「滋」的一声,龟头冲破了表妹的处女膜,七寸多长的阴茎几乎全根尽没,胀硬的龟头深抵在子宫口。
大妹这一下痛得热泪直流、全身颤抖,想张口叫出来,却被我用嘴封住了。
看来大妹是痛极了,双手不住地推拒,上身也左右摆动,这也难怪,一个小女孩刚开苞便被如此粗壮的阴茎全根插入,会痛是必然的。我见大妹痛得厉害,也只得伏身不动,而整根懒叫被鸡掰紧紧地夹住,十分舒服。
我们就这样拥抱了一会,大妹的阵痛渐渐过去了,随着而来的是淫穴里开始痒了,十分难受,便轻声说道:「好表哥,我现在好些了,你可以慢慢插,只是要轻力一些,大妹怕受不了。」
我点点头,把懒叫慢慢地抽出,又缓缓地插入,在这样轻抽慢送之下,大妹开始嚐到禁果的滋味,淫水逐渐涌了出来,她娇喘微微,显得无比快活。我见她苦尽甘来,春情蕩漾、媚态迷人,于是更加慾火如炽,抱紧娇躯,耸动着屁股,一下比一下快,一下比一下猛,不停地狂插。
这一轮冲锋只插得大妹娇喘连连、媚眼如丝,娇声叫道:「啊~~啊~~好表哥,大妹好舒服啊!啊~~表哥你真棒~~美~~美死我了!啊~~啊~~我美死了~~」大妹全身一阵抽搐,迎来了她此生中的第一次高潮。
我只觉得自己那根粗大的懒叫像一根火柱般插在小女孩的鸡掰里,兴奋得不停地抽动着,龟头下下触到花心,像似要插进她子宫里似的。大妹全身像火一样的燃烧着,觉得心中一阵阵燥热,俏脸上春潮四溢,香唇娇喘吁吁,从未这么舒服过。
我听着大妹那娇声莺语的呻吟声,更为卖力地抽插着,双手也移到她那刚开始发育的乳峰上用力地揉捏着。在这样的上下夹攻下,大妹更加欲仙欲死了,嘴里大声地乱叫着。
随着我又插又抓、双管齐下的进攻,只见大妹发出阵阵颤抖,嫩穴里一阵收缩,一股火热的阴精便喷射在我的龟头上,手和腿也都瘫软下来,同时娇喘吁吁道:「啊~~表哥宝贝,我不行了~~大妹爽死了~~」就丢出了第一股阴精。
我的龟头被表妹那股火热的阴情一射,心神一动,一股从来没有过的快感陡然涌上心头,猛地打了个寒颤,一股精液也不由己地射了出去。「啊~~舒服死了!」大妹第一次嚐到人生乐趣,媚眼一闭,享爱着这无比的快感,真是神魂颠倒、飘飘欲仙了。
两人洩精后都感到很累,但仍然不愿分开,我抱着大妹,双手在她的乳房上轻轻地揉捏着。这时,因为懒叫的滑出,大妹蓬门洞开,那淫水合着阴精、阳精和一些血液流了出来,把她双腿间和床上弄湿了一片。
大妹一看有血流出来,害怕的说道:「表哥你看看,刚才那么用力干我,现在流血了,怎么办?」我听后笑着说:「小笨妞,你是黄花闺女,第一次当然会见红啰!不要怕,我刚才不用力干你,你又怎会这么爽?」大妹听完用力亲了我一下,随即羞得躲在我胸口。
有婶婶这个风骚淫浪的熟女,再加上鲜嫩早熟的表妹,我的懒叫看来是没有闲下来的时候了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