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的位置:首页 >> 小说

天地之间 第三十二章 明星入怀

时间:2017-11-15
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非常感谢大家的支持,,对CM3斑竹的大力支持和WHS111的歪诗非常感谢,看你这篇还能不能接上。
  声明一下,这不是《天地》的续集,本来就是一个整体,但大家愿意怎么叫就怎么叫吧。我比别人更希望看到《天地》的最后一个字,所以《天地》应该不会成为太监文,不过这个过程应该比较漫长。《红尘》是个中篇,未完成的《无悔》也是,但《天地》应该绝对是一个长篇,这也许是我今生最后一部情色作品了,我会努力对得起自己和支持我的同好们。
  (本章为第三人称描述)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*
  赵志上了自己的宝马轿车,还在回味刚才的场景,自己的手下虽不太争气,但白秋那两名旗袍迎宾还真是有点味道,一个风骚美艳一个青春甜美,气质和风韵都出来了,看来这小子没少在她们身上下功夫。听说这两个以前还是飞龙的女工,如今出落得如此漂亮出众,也难怪自己的两名手下起了歹念,要是退回去自己也会上了这两个尤物的。
  想到女人,赵志的下面不自觉地硬了起来,男人谁不好这口啊,以前和雯丽有一腿,但那已经是明日黄花了。如今自己轻鬆地300万就进了腰包,钱能壮胆,钱能助兴啊,人逢喜事精神爽,今天龙腾开张、公司分红,这都是天大的喜事啊,怎么着也得找点乐子。
  赵志虽不像白秋那样普天张网、兼收并蓄,但他有自己独特的品位和爱好。用手机打了一两个电话后,「把我送到滨江路45号。」赵志简短地命令着坐在前排的两人。
  「好的,知道了。」常卫东有点没好气地答应着,他还在生赵志的气,主子虽然是主子,但刚才也太不给自己面子了呢。
  车到滨江路,一片浓荫中赵志下了车,看着宝马车绝尘而去,那豪华大气的背影引得路人注目,赵志心里还是涌起一些自豪的感觉,自己现在可算是真正意义上的成功人士了呢,黑白两道,加上新疆和日本方面的后手,都任自己运筹帷幄,而事业上的成功和日进斗金,更让他平添一种豪气,这情场得意看来也是不太困难的事情。
  赵志慢慢沿着滨江路往前走着,天近黄昏,但和车上比还是比较热,于是他把西服脱下来拿在手上。就这么走了三分钟,他走进了滨江路48号,这里门口挂着牌子上写着「江陵市京剧团」。
  和门口的大爷打了个招呼,递了根烟给他,还简单寒暄了几句。赵志就是这样,当任何人的面都不露声色,而且很是和善大方的样子,让人觉得很好处,门口的谢大爷被他小恩小惠打点着,关係很好。
  赵志沿着宿舍区的小路往里走着,沿路都是一片萧条荒芜的感觉。原来江陵市没有京剧团的,衹是上届市长是北京来的下派干部,找了几个单位赞助搞了起来,先还红火了一段时间,甚至到北京汇报演出过,但后来他一走,加上京剧现在实在很不景气,除了每年春节有两场带点政治意味的汇报演出以外,整个剧团几乎没有什么更多的演出任务了。
  走到了六栋三单元,门口杂乱地放着几辆破旧的自行车,赵志绕过,爬到了最高的六楼,还没等他敲门,门就开了。「进来吧,」一声俏生生的女声传了过来,让赵志觉得精神为之一爽。
  赵志站在门外,想像京剧团头号花旦白玉仙的倩影,她那合身的女性套裙衬托出娇人的身段和修长丰满的大腿,还有那一扭一扭的丰满屁股的中间,夹着的那个让他无限回味的小浪逼,心中涌出无限的感慨。就在这扇门的里面,就住着这个任何男人都渴望一亲芳泽的名牌花旦明星。
  赵志自认为在自己身上潜伏的性格,实质上是一种好强心理,从小因为自己是个穷孩子,没有任何女生喜欢他,从那时起他就暗暗地立下誓言,一定要把那些看不起自己的女性搞到手,特别是那些高贵的女明星。
  尤其是上中学的时候,县剧团到他家附近表演过几次,看着台上的表演,情窦初开的他全部的目光都集中在花旦的俊脸和俏身段上了,那才是真正的女人啊,媚眼流波、兰花玉笋、杨柳细腰和流水台袖,让他深深陶醉,想自己今后有钱了,一定要把持住这样的尤物来好好赏玩一番呢。
  这么些年来社会上滚爬,赵志认为女人不过是天生的供男人享受的尤物,女人的感情也是廉价的,衹要有钱或者有权,再用点心机,并不难得到。而且他还觉得与女人玩感情游戏太乏味太浅薄,无法使他心理得到满足。他从此把所有的精力都用在事业的追求上,用在机谋权术的玩弄上。
  随着事业的成功和经济的富有,他的社交圈子也扩大了,其实除了雯丽外,他前后有不少的红颜知己、红尘娇娃,但昔日的情结还是让他难以忘怀。两个月以前,他把目光投向了日渐被人冷漠的江陵市京剧团。
  团里虽然还没有下岗,但经济上捉襟现肘,每人平均发四五百元的工资,这当家花旦——白玉仙也不例外,文君新寡,老公得了肾衰竭去世,二十七八的她又一直没有生小孩,精神上寂寞、生活上无助,正是最孤独软弱的时刻,赵志来到了她的身边,从精神上、肉体上和经济上都给予了她无微不至的照顾,这让她感激涕零之余,心甘情愿地当了他的情妇。
  接电话以后,白玉仙在自己的宿舍里进行了精心的装扮,她现在的装扮比起舞台上更显得成熟娇媚,处处洋溢着女性的性感。
  白玉仙对着镜子仔细地照了照,感觉到满意,然后从衣柜的底层拿出了一套黑色的性感的内衣。这套内衣是白玉仙昨天特意从专卖店买回来的,为的就是要给赵志留下一个深刻的印象,同时她也十分的清楚,赵志很喜欢在特殊的场合玩弄女性,比如在办公室、在KTV包厢等一些公众的场所,甚至还有汽车上,而这样的内衣是很方便的。
  内衣由三件组成,一件是黑色蕾丝花边隐形吊带的乳罩,一件是黑色丁字裤型的窄小三角内裤,还有一件是黑色透明的开裆的裤袜。
  精心穿戴好以后,白玉仙又从衣柜里找了一条薄如婵翼的黑色吊带裙穿上,由于是吊带裙,所以整个白嫩的肩膀都露在空气中,黑色的蕾丝花边乳罩的隐形吊带深深地嵌入了白嫩的肌肤中,白玉仙见状将吊带裙的吊带移动了一下,将乳罩的吊带遮住。脚上又穿了一双今年特流行的黑色绒面尖包头金袢后空高跟鞋,镜子中的成熟娇媚女性形象,终于让她十分的满意了!
  正是这个时候,她听到了开门的声音,赵志闪身进来回手掩上了门。
  「哎呀!我的玉仙大美人,今天打扮得真像个仙女一样啊!」赵志一见白玉仙今天的打扮就热情地讚美说。他迎上去,一手拉住了白玉仙白嫩的小手,眼睛盯住她上下打量,心里想这娘们好像比前几天更白嫩、更丰满了,浑身更是充满了的妩媚性感。
  两人牵着手坐在客厅的沙发上,赵志顿时感到一股成熟女性的体香,不由自主地地瞄了身边的这个性感的女人,几乎是零距离的审视,让赵志几乎看清了白玉仙白嫩肌肤上的纹路,心里不由得颤抖了一下,一股热流冲向腹部,下身竟然立马有了勃起的感觉。
  赵志清楚地感觉到自己的龟头有东西流出来,将内裤弄湿了一点。一种不舒服的感觉让他很快地清醒过来,「妈的,着什么急啊,今天有的是时间,就这靓妞还不够刺激,还有张青也一起叫过来吧。」心里想着,下面的鸡巴一阵狂跳,真的有些失态呢。
  张青也是京剧团的一名花旦,她和玉仙是同一所戏曲学校的校友了,比玉仙小两岁,经常和玉仙搭手演戏。玉仙演白娘子,张青就演小青;玉仙演崔莺莺,张青就演红娘,两人是好朋友,但不知道是眼光高还是什么原因,张青一直没有结婚。赵志还是通过玉仙和张青认识的呢。
  「玉仙,你打电话叫张青过来吧,」听到赵志冷冷的命令口吻的这句话,白玉仙一楞,本来今天觉得赵志兴致颇高,自己好好打扮一下想和他美美享受一下两人世界,但听到十分突兀的这句话,仔细看看赵志又不像开玩笑的口吻。
  「别,叫她来干什么,咱们俩不挺好的吗?」玉仙反问了一句。
  「让你叫你就叫,别烦我。」赵志有些生气地说,白玉仙虽然是京剧团头号花旦,但性格上是个很温柔内向的人,加上生活上、精神上又仰仗赵志甚多,早被赵志给治得服服帖帖了,听见他有些恼怒的口气,想起自己毕竟衹算个二奶,便再也不敢懈怠,只好给张青打电话了。
  「赵哥,张青说她晚上有事,十分抱歉,来不了。」玉仙边拿着话筒,边向赵志转述着,赵志一听,心里一阵冷笑,让玉仙把电话给他。
  「张青,你来还是不来,今天可是我请你来啊,好好收拾一下过来吧。」赵志用很重的口气说着,好像对方有什么把柄捏在自己手里一样,就这一句,对方好像掂出了份量,一下软了下去,答应立即过来。
  赵志品着白玉仙给他煮的咖啡,横躺在沙发上享受着天仙美女般的头牌花旦——白玉仙跪着捶腿的待遇,心里舒坦极了,千金难买美人恩,而今自己也没用几个子儿就让这天仙般的明星美女乖乖就範。
  正在这时候,「咚……咚……」地有人在敲门,「肯定是张青来了,」玉仙说着站了起来,走过去开门,赵志也坐正了身子。张青其实就住在白玉仙对门,跨过门就到,所以过来得很快。
  门开了,穿着银色软缎风衣戴着墨镜的长髮女子站在门外,「玉仙姐,我来了。」说着两女就牵手走了进来。张青见了赵志很亲热地打了个招呼,又看了看身边的玉仙,她可能有些惊讶于玉仙今天性感的穿着,不过,有女为伴总比单独操练强,当着其他两人的面,她缓缓脱下风衣……
  刚才她经过精心地化妆,按照赵志的要求和喜好,今天她戴了一双有些夸张的大的白色时装耳环,穿了一件玫瑰色的短旗袍,腿上是丝光肉色长袜,足登一双玫瑰色的高跟鞋。
  无袖的短旗袍给了张青展露白嫩的手臂的机会,丰腴白嫩性感的乳房在薄薄的旗袍下微微颤动,显示出她那一双乳房的娇嫩和弹性,而短旗袍的下摆很短,两边还有开衩,更是展露出两条粉嫩雪白的大腿出来。其实这件短旗袍看上去含蓄中透露出性感,配上玫瑰色的高跟鞋,让原来身材就好的张青更显丰胸柳腰,曲线毕致,真有说不出的妖娆。
  赵志连忙站起来迎上去,拉着她的一双小手细细抚摸着,脸几乎都要贴着她的脸了,衹见她一对顾盼生辉的杏核大眼,生出长长弯弯的睫毛,而眉毛描得又弯又细。娇嫩的脸上扑了一层薄薄的粉,显得肤色细润白净,乌黑亮丽的秀髮及性感的樱桃小口,嘴唇上还涂着一层淡红,看上去格外的妖娇和风骚,散发出一股诱人的魅力。
  看到赵志那有些贪婪好色的眼光,张青内心不禁感到自傲,即使有玉仙这个大美女在身边比着,自己还是相当有魅力的,她向赵志抛了一个媚眼、打了声招呼。
  「赵总,今天叫我来有什么我可以帮忙的吗?」张青媚笑着问。
  「没什么,我的戏瘾犯了,拉上你们想唱两段。」赵志笑着说,「耽误你的事儿了,在下给你赔……罪……了……」赵志带着京剧高腔来了这一句,让张青的脸弄一通红。
  赵志本来就有戏瘾,这下有两名最漂亮的花旦陪着,当然更是豪情满怀,三人在小屋里面眉目传情、摸手搭肩地就清唱了起来。
  这是他们最爱唱的《西厢记》,赵志当仁不让演张生,白玉仙是崔莺莺,而张青当然扮红娘了。一段段唱来是行云流水、郎情妾意,尤其是唱到「刘阮上天台、露滴牡丹开」那段的时候,两女唱得满脸通红,赵志也是如癡如醉……
  天色晚了,大家也折腾得有些饿了。
  「今天晚上咱们吃什么啊?」玉仙问着。
  「我发财中大奖了呢,」赵志笑嘻嘻地说着,目光却在身边这两名靓女身上打转,心想,「老子今天就要好好在你们两个身上中大奖,好好泻泻火呢!」
  「那今天该赵总请客。」张青高兴地叫了起来。
  赵志顺手掏出兜里揣着的白秋给的两千元的大信封扔在茶几上,「就这些,你们姐妹安排吧。」
  看到钱,两女都有些眼热,玉仙先拿到手里,媚笑着骂着:「赵哥,今天咱姐妹陪你唱了小半天了,就算三陪小姐也该给个台费吧,咱们这专业花旦低声下气地向你卖唱总得给个高价嘛,这钱我们就没收了。」
  「好啊,反正哥哥手里还有卡,不过这里是两千,一人一千,不得多吃多佔啊!」赵志笑着说,看着两女分了钱往手袋里装的样子,赵志突然觉得这对明星花旦和外面卖淫的妓女也没什么区别,既然收了钱,今天这对粉嫩嫩、娇滴滴的身子就要尽自己使了呢。
  刚才玉仙那句话更是刺激了他,「好啊,既然你们要卖唱那就得给哥好好吃吃豆腐。」说着赵志一左一右搂住两名粉头亲嘴摸奶放肆了起来,两女不习惯在有外人的情况下和他亲热,都含羞带怯地很快推让开了。
  最后大家决定出去吃饭,临出门的时候,张青重新披上那件银色软缎风衣,衹有下面露出一双肉色丝袜粉腿和玫瑰色高跟鞋,而玉仙则加了件黑色麻纱短大衣,光下面的浅黑色丝袜靓腿和黑色高跟鞋就颇有些性感撩人了呢。
  赵誌喜欢女人们私下里向他展示出风骚淫蕩、风情万千,而在外面还是要气质高雅、美丽大方。是啊,里面的那些也就衹有婊子才会穿这么性感出去,而在隐秘的室内,她们的性感又比婊子差得了多少呢?
  他们一行三人打的来到江陵大酒店,这是江陵市最好的五星级酒店,离京剧团其实并不太远。
  在二十五楼的旋转餐厅,他们找了个有些清静的角落坐了下来,白玉仙靠窗坐着,赵志坐在她的身边,而张青吊单坐在赵志的对面。两女脱了外套,显得艳丽风骚迷人,赵志饱餐着秀色準备享受美餐。三人点了一桌清淡的淮扬菜,为了庆贺,赵志提议大家今天喝点白酒,两女酒量都有几分,于是先点了一瓶「小糊涂仙」酒喝了起来。
  「来……来……我们开始吧,感谢两位的光临!我们乾了这一杯!」赵志开始举杯。
  「好!乾杯!祝赵哥财源茂盛达三江。」玉仙笑着说。
  「赵哥,」张青也改了称呼,「你中大奖可别忘了妹妹,咱们团里不景气,眼看要下岗呢!」
  「这都什么话,当哥的当然要照顾你们了,来,先乾了这杯!」
  「乾杯!乾杯!你以后还要多来看看我们啊!」玉仙也靠了过来,大家干了第一杯。
  「其他人我不管,你们两个,即使下岗的话,也由大哥给包了。」赵志脸上红光满面的样子,钱壮精神酒壮胆,以前还想着要了玉仙就够了,张青衹是玩玩而已,今天他可是一门心思要包了这双凤一胯子骑了呢。
  「大哥每月给你们每人五千生活费打底,够了吗?」
  两女一听都惊呆了,没想到赵志居然这么大方,「哥,你别说了不算哦。」玉仙发着嗲说道,张青也充满期待地看着赵志。
  「这算什么啊,陪哥玩高兴了还有奖金什么的。」
  她们两个一听真是心花怒放,等慢慢回过味来,两女就像两朵交际花一样缠着赵志开始了花样百出的演出,有似笑非笑的勾魂媚眼、有骚俏俏的兰花指、有带点淫媚的说笑声,大家满脸堆着笑推杯换盏劝了起来。没多久,三瓶「小糊涂仙」就见底了!三人的脸上红光满面,刚开始的那种拘束气氛被酒气沖淡许多。
  特别是白玉仙,几杯白酒下肚,精心化妆后的脸上飞上了两朵红云,更增添了少许性感和妩媚。「这……这……不行!不行!我已经喝多了!」白玉仙见服务员给她斟酒连忙说道,接着身体不由自主地动了起来,并下意识地看着赵志。
  原来赵志趁大家喝酒的过程中,将右手伸到桌子下面摸到了白玉仙的丰满白嫩的大腿上,突然而来的刺激,怪不得她突然地闪动身体。薄薄的丝袜让赵志摸起来感觉十分的惬意,于是他藉着酒意,顺着浑圆的大腿往大腿根部摸去,这时的白玉仙可谓是上下被夹击,上面有服务员掺酒、张青劝酒,下面有赵志的骚扰和抚摩。
  白玉仙很想站起来推开服务员,但是又担心一旦站起来,会被张青和服务员发现自己的大腿正被赵志玩弄着,于是只好将身体往桌子靠了靠,尽量地把正在被玩弄的大腿藏在桌子下,接着端起了酒杯。
  她心想,「还是趁早把张青灌醉,免得她看见了不好,何况今天晚上还要和赵志上床呢!」想着她端起了酒杯,「好吧!张青,我敬你,咱姐妹以前没有好好喝过,今天喝个痛快,」说完,连忙一口把酒喝乾了!
  「好!好!玉仙真不愧是头牌,」赵志说着,手已经摸到了白玉仙的大腿根部,感觉到连裤袜好像开了档,一下摸到了玉仙的嫩肉,这让他觉得更刺激。
  「张青,看你的了。」说着,赵志一衹脚脱了敞口皮鞋,在张青的小腿上磨蹭了起来,张青先受惊似地皱了一下眉头闪开了脚,但看见赵志脸上有些不悦便只好又伸回来任赵志轻薄,那丝袜嫩腿的滋味实在很好啊!
  当张青也乾了一杯的时候,他已经摸到了白玉仙那黑色丁字型三角内裤,一根指头伸进去一勾,白玉仙敏感地下身动了一下,伸手下去按住了赵志的手。
  「玉仙,你的表现可要好点,这样哥才好对你好些呢,」说着,赵志伸头在白玉仙的耳边一哈气,玉仙突然受了刺激,全身一颤没按稳,赵志趁机往玉仙隐秘的大腿根部探去,很快他就触到了毛茸茸的阴户,他心里知道,手再往下一寸多就是肥嫩的阴唇了!这时候,左脚也已经伸到了张青两条大腿的中间,张青两条靓腿紧紧夹住不敢放,这下真是箭在弦上了。
  「妈的,这两个粉头又想当婊子又想立牌坊,老子今天晚上可不会轻易放过你们呢。」想到这,他又语带双关地来了一句,「乖,我的好妹子,要听话。」说着,将手往下一移终于摸到了白玉仙的肥嫩的大阴唇,衹觉得两瓣丰腴的肉瓣隆起,中间的凹处隐约感觉到一个肉核,赵志轻轻用手指揉揉,白玉仙即被他逗得浑身发抖。
  而在张青胯下的左脚则拚命一顶,张青哪里还坚持得住,两腿一鬆,赵志的脚趾已经顶到了仅隔着一条薄纱内裤的肥厚的阴部上面,张青下面是又痒又胀,蹙着眉头但又满脸无奈。
  白玉仙此刻真的很难受,因为这时候自己的下体真的很刺激,却又不能让别人看出来,只好尽量地忍住故作平静,可是浑身上下在赵志的抚摸下不由得微微发抖,下身已经湿了,将窄小的丁字裤的裤裆完全弄湿了。
  这个赵志,不但他的性器威猛,加上由于整天的山珍海味,所以他的性能力是非常强烈的,并且由于久涉花丛中,因此他的性技巧比一般人要强的多,此所谓的「姜是老的辣!」想到这里,白玉仙已经是春情四溢了。
  这时,白玉仙无意中看了赵志一眼,顿时那本已被酒催红的脸更加地绯红起来。原来这个赵志,不知道是在上卫生间时忘记了,还是现在故意的,反正这时他的外裤拉链已经拉开了,于是早已挺立的阳具把白色的薄内裤顶的老高,露在了外裤的外面,那硕大的龟头的轮廓清晰可见。
  这无意中的一看,让白玉仙被酒精催动起来的春心更加地蕩漾了,下体不知不觉地流出了丝丝淫水。看到这样的情况,赵志的胆子更大了!衹见他将手指再顺着丁字裤的边缘往里伸,两根手指分开了白玉仙肥美大阴唇,接着又用一根手指往里探去,顿时感觉到手指已经滑腻腻的。